张榘的“秋在黄花羞涩处”,其高度的艺术性正在于语意新颖

简介: 张榘的“秋在黄花羞涩处”,其高度的艺术性正在于语意新颖,使黄花的描写与主人公的心理相一致。

词的上片是一幅荒村行路图,下片则层层深入,似直而纡,似达而郁,将包括了对时光易逝、人生无常的深沉感慨,对那些官场一时得意的小人的讽刺警告,对国家命运以及个人前途的忧虑担心,以及对自己被"儒冠误"的无言的哀叹的复杂思想感情生动地表露了出来。

这首词悲愤慷慨,有强烈的感染力。

西风乱叶溪桥树这首词大意为:西风萧瑟,溪桥边树枝头的枯叶被吹得零落纷飞,菊花也垂首自哀,尽显秋的荒凉。

词的上片写景,写词人一路所见,描绘的是一幅荒村行路图,用的是温庭筠“鸡声茅店月,人迹板桥霜”的意境:深秋,鸡声叫了,冷冷的月光还没有褪去,西风吹落了枝头的枯叶,路边羞答答开着的菊花透露出一丝秋意,时候尚早,却已有人骑着马,踏着晨露,行走在寂寥的荒村路上。

“秋在黄花羞涩处”,“羞涩”两字极妙。

古代的词人描写黄花的很多,或比作傲霜的勇士,或比作受欺的弱女,比作愁苦的象征,或当作悠闲的陪衬,惟独张榘用“羞涩”两字来形容,既写出此黄花经过一夜浓霜摧打,尚未抬起头来,似乎有些羞答答、苦涩涩的神态,同时又恰好表现出词人此时的羞愤苦涩的心情。

另外一层含义是傲霜独开的菊花在一夜的摧打之后也不免“羞涩”,花犹如此,人何以堪!

张榘的“秋在黄花羞涩处”,其高度的艺术性正在于语意新颖,使黄花的描写与主人公的心理相一致。

看来,词人对自己的仕途际遇甚为不满,以至失望。

标题中的“被檄出郊”四字,就透露出这种心理,一个“被”字,传达出不情愿和无奈何之情。

词人风尘仆仆在行途中,“满袖尘埃推不去。

”尘埃不说拂而说推,用语新奇自然,不仅照应了前面的“羞涩”句,还带出了匹马晓行以及无限感慨。

“满袖尘埃推不去”一句是全词的张本,由此而有“羞涩”,而有匹马晓行,而有无限感慨。

“马蹄浓露,鸡声淡月,寂历荒村路”三句,将几个各不相干的景物,组合起来构成一幅带有强烈感彩的图画。

两字一顿,十三个字构成均衡的、没有起伏的七个音节,恰好符合词人独自骑马,“的得,的得”行进在荒凉山路上的单调呆板的节奏的心绪。

下片言情,抒发词人到达陈氏山居之后所发的感慨。

时隔十载,旧地逡巡,风物如故,然物是人非,怎能不引起“身名都被儒冠误”的强烈感慨!

一个“误”字,道出了他在仕途中的几多怨恨,几多懊悔。

“十载重来漫如许”,一种失落和痛惜,笼罩在作者心头,时隔十年,重回旧地,风物依然如故,而人呢,白白地蹉跎了岁月,且“身”与“名”俱误。

下片这开头两句使人自然联想到陶渊明“误落尘网中,一去三十年”那样的省悟。

所以词人内心的苦痛、、悔恨、怨尤、无奈,全传达出来了。

“且尽清樽”,乃是出于无可奈何,内心的苦痛、郁闷,兴许只能以酒相解了。

此句与上片“推不去”相呼应,表现出作者无可奈何,以酒解忧,聊以的情态。

“公莫舞”乃是指官场得势之人,一时得势之人不必那么轻狂得意。

其含义与辛弃疾的“君莫舞,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”相同。

只不过词人不用玉环、飞燕事,而用“六朝旧事”来比喻。

“六朝旧事”已如“一江流水”,正“被雨打风吹去”。

即使像奢侈腐化,醉生梦死的六朝不也随风而逝,了无痕迹。

全词行文至此,如大河入海,水到渠成,词人便深沉地轻叹一声:“万感天涯暮”。

这是词人面对黄昏,想到身世国情,万感交集,发出的慨叹。

其中这个“暮”字,却不仅指物理时间上的黄昏,亦是直感到国家命运已近黄昏。

这结束的一句,承接前面所有文字,举重若轻,把作者复杂的思想感情深而又生动地表露出来了。

寂历荒村路  这首词在用韵也有特色,“树、处、去、路、误、许、舞、暮”用上去声字押韵,有一种“促而未舒,往而不返”的声情,再加上《青玉案》词调的句法结构和谐少,拗怒多,使全词流露出悲愤慷慨的情绪,有更强烈的感染力。

如不慎触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删除。


以上是文章"

张榘的“秋在黄花羞涩处”,其高度的艺术性正在于语意新颖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鳄蜥财经网的其它文章